临摹,侵删歉。

手稿再到码字,我觉得我的字越来越丑了……

棵树【有改动流水账版本】【无cp】

R.D
7月3日 9:01
大概是自己想写个退隐之后大侠的泡面日子,看心情再讲cp吧。不过你们可以乱凑,这一章大概就是和过去说再见的三个男人一台戏?【听起来怪怪的】
1
掌柜的原本是个大侠,后来因为不喜欢出风头选择退隐开了家酒肆。
这生活可真够悠闲的,小伙计这么想着,他微微蜷起了身子就这么窝在床上,一步一步变成肉丸子的形状。
“不是说人多的地方就是江湖吗?我这可是京城啊,不发生点什么怎么好?”
别怪这位爷有个唯恐天下不乱,这事儿得怪他小时候被茶馆说书人口里的江湖糊弄得没边,
说书人眼里的江湖是什么?快意恩仇,金戈铁马,刀剑乱舞,再有个倾国倾城的美人,服服帖帖地收进怀中,好不惬意。嗨,谁年轻时没个江湖梦呢?小伙...

很早之前的摸鱼

虚无远寂【天台】

食用方法
晚上散步的时候的画面
充斥整个脑子的脑洞,自带墨镜谢谢。

夜幕降临,黑色的墨汁打翻在天空,清除掉每一丝白光的痕迹。

但是高耸的路灯联系起一条条颜色各异的线,编织成网,笼盖在每一条街道,四通八达的道路上流淌着汽车的“河流”。一同散发出炫目的光芒,如同白昼。

一座未眠的城,一群未眠的人。

昏暗的天台上,静谧得听得清空气中每一丝呼吸声。偶尔呼啸而过的一辆汽车或者长鸣的车笛成了唯一吸引人休息的声音。

黑暗中模糊不清的身影已经保持一个动作很久了。视线无意识间收起了亮光,微缩的眉头显示主人正在思考。

“在想什么呢,远寂?”不知从何时出现的第二个人,从远寂的侧身探出头来,满脸的好奇与探究。...

小二的老白

允长安,允你长安。
今天早上起来时候,乍冷的空气让人有些头痛。终于有些秋天的气息了,起风了。
不管是深绿还是浅绿,风从来都不会选择叶子。它们摇弋着,被蹂躏成各种不同的形状。头发也是,有几根挡住了视线,看路也盖上暗暗的影子。
刚刚出笼的早点冒着热气,颇有些烫手。怕是身上衣服太单薄,遮不住寒气起劲地钻,手脚也冰凉了。
要按时吃药的,不然深夜就会觉得喉咙里有一只毛茸茸的手在挠,有什么东西梗在气管里,非要大咳几声。好似要把整个肚子里的东西都吐出来一般。
呐呐,也没什么好嘱咐的了,别总是不按时吃饭,晚上还熬夜。你的胃可受不了空荡荡的感觉,别到时候胃疼来后悔。
真不知道是不是欠你的,不过就这么互相欠着也挺好。

只有一个世界,但是看世界的角度有很多个,所以世界也有很多个。

乱七八糟的东西

 拥有的正在消失,但是那的确也代表增加。


一切都如你所见,那么你在害怕什么呢,未知?还是无知?


我觉得这方法挺好,未必一定要点出来,有疑问。但是特殊地方要特殊对待,如果你觉得这种需要严谨的地方也全是无所谓的话。


片面之词的可信度,用声誉还是不容易被认可的真相呢?


你要等多久,等一个人离开,等一个人回头


时间会证明一切,告诉你哪些是假的


你并没有想象中那般感情强烈,只是心理暗示放大了感觉


乖乖在特定时间说再见,只是谁知道走一步远一年。

她呆呆的站在原点,勾起一个微笑不说话。

 “你确定了吗?”

身后传来声音。黑暗的虚空里,突然凝...

王国与信仰

Chapter 4
       她又一次地站在城墙上,冷眼看着城下的人,随即又闭上眼听着“烈烈”的风声,就像那时她刚推翻她父亲的王朝时做的那样。
       然而一切都变了,她再一次成为被王国抛弃的人。国民在不知不觉间被洗脑,有人与邻国勾结企图吞并然后从中得利。
       在悠冰的印象中能这么做的就只有一个人——祁连。
      ...

王国与信仰

Chapter 3

       祁连在知道悠冰的真实身份时,脸上并没有什么惊讶。
      “我的信仰配得上如此的身份”,祁连有些自豪,“跟何况你才是信仰,你的身份又不是。”
------
       祁连帮悠冰掩护身份,被镇长发现。
       长而锋利的铁矛指着祁连的喉咙,祁连站在悠冰前面,将手平摊直视镇长的眼...
©兔白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