兔白禾

虚无远寂,回归?

棵树【有改动流水账版本】【无cp】

R.D
7月3日 9:01
大概是自己想写个退隐之后大侠的泡面日子,看心情再讲cp吧。不过你们可以乱凑,这一章大概就是和过去说再见的三个男人一台戏?【听起来怪怪的】
1
掌柜的原本是个大侠,后来因为不喜欢出风头选择退隐开了家酒肆。
这生活可真够悠闲的,小伙计这么想着,他微微蜷起了身子就这么窝在床上,一步一步变成肉丸子的形状。
“不是说人多的地方就是江湖吗?我这可是京城啊,不发生点什么怎么好?”
别怪这位爷有个唯恐天下不乱,这事儿得怪他小时候被茶馆说书人口里的江湖糊弄得没边,
说书人眼里的江湖是什么?快意恩仇,金戈铁马,刀剑乱舞,再有个倾国倾城的美人,服服帖帖地收进怀中,好不惬意。嗨,谁年轻时没个江湖梦呢?小伙子梦还没醒,总觉着自己能一战成名,英雄救美,从此走上人生巅峰。
小伙计想着自己的武侠梦,迷迷糊糊就睡了。
秉着无论大侠退隐多深,总有那么几个好友闻着味儿就能找到他。例如今天这位晚上到来的,手痒了上门切磋。
夜色中,有一黑色人影“嗤”的一声就捅破了窗户纸,轻轻用剑这么一挑就掀开了窗户,好似像泥鳅一样滑进了房子里。
屋内没有点灯,伸手不见五指,好家伙也不敢轻易打扰他人,所以他只能压低了声音,“姓张的你给我出来!”
掌柜的知道他翻窗进来还毁了他窗户,多年养成的习惯让他夜里向来警觉,这心里正火着呢又听到一声喜呼。
“让小爷我逮着你了吧,你个小兔崽子,别躲了!小爷我想和你痛痛快快地干一架!”
掌柜的脸一黑,心里算计着打完了得修多久房子。
结果下一秒听到凌厉的剑风,并不是朝着他而是店里的小伙计——小伙计双目禁闭,速度缓慢着前行着,双手无意识地摇晃。黑色人影的剑花从小伙计耳畔划过,也是巧合间被他突然转身闪过。
“姓张的,你最近身手差了很多啊。”黑影轻笑一声,半是得意半是挑衅。
掌柜的看不下去了,再不出手就得出人命,轻咳一声暴露了自己的位置。
“杨大侠,你这眼神真好,想必百里之外的头发丝都能看得清楚。”
“咦?”杨某人凑近小伙计一看,爽朗地笑了出来,“张兄你还是别开我玩笑了,你明明知道我晚上房里就是睁眼瞎……不过你这店里小伙计挺有意思的,晚上梦游呢?”
掌柜的黑暗中无语地抽了抽嘴角,你这会儿倒是叫起了张兄,等打完赔钱你得叫爷爷。
“出去打,在里面不安全。”
“我杨某也不是不讲道理的人,张兄你也手软了吧?走走走,出去……”打字没叫出来就变成了痛呼。
被二人忽视了的小伙计又一次刷了存在感,他紧闭双眼背着二人偷偷蹲下抄起凳子就是一挥,口里还念念有词,“我打死你个无耻之徒!”
这一挥就正好打在杨黑衣人的左侧腰,杨黑衣人毫无防备地就倒地了。
“呸,你才无耻之徒!”
“哎呦,还不快扶我起来,看什么看!”
杨某人假装生气,瞪大了眼睛。
掌柜很不厚道的笑出声。
杨某人自觉没面子,拍拍屁股窜起来,“想我杨某走遍大江南北,就两件事情没经历过,今个还在你这破了例。”
掌柜的挑了挑眉。
“我一没被人打倒过,二没见你笑这么开心,以前我还以为你是面瘫……”
得,又得没完了。
“没被打倒过?我怎么记得五年前有人在小舟上找人打架结果被一脚踹下船,因为不会游泳还差点淹死?”
杨某人又想起被喝水淹没的恐惧,很应景的小伙计那边又传来了水声。
杨黑衣人选择转移话题,“不是,你伙计梦游着又干嘛呢?快去看着他啊。”
话题转得没有以前生硬了,掌柜揶揄地看了他一眼,也跟着杨黑衣人走向小伙计。
小伙计也没干什么,就是在倒茶。不得不说这手艺好,闭着眼睛也能倒得很准,只不过现在快要溢出来了。然后他放下茶杯,踱步向门口走去。
“看来今天打不了了……”杨黑衣人揉了揉自己的腰。
2
月色下,三人墨色的影子模模糊糊地晕成一团。
杨黑衣人口里叼了根不知从哪扭来的野草,嘴里含糊不清道,“你这伙计到底想干什么?从房间里都跑这么远了。”
“你倒是说句话啊。”
“要不小爷直接把他打趴下吧?”
掌柜的不紧不慢地跟在小伙计后面,眼神平静一言不发。杨黑衣人多动症发作了,在二人之间走来走去,看看掌柜的脸色,又伸出手在小伙计眼前晃来晃去。
“你看看他,这又是干嘛?”
三个人不知不觉已经绕着酒肆外走了一圈,长河经过酒肆西面,河流两旁的杨柳树干弯成了了诡异的形状,夜晚草丛里藏着的小生命突然叫唤起来,一时间颇有振聋发聩的阵势。
小伙计躺了下来,躺在一片暗绿色的草丛里。
世界仿佛只剩下蛙鸣蝉叫流水声,杨黑衣人看着呆了。
“刚才没发现,这小兔崽子还挺清秀?”杨黑衣人弯下身,几缕发丝不听话地垂下来挠着小伙计的脸。
掌柜的脸色阴沉了下来,“玩够了没有?”
杨黑衣人有些不好意思地收起在别人脸上作乱的手,拍了拍身上不存在的灰尘。
“啊……你看今天月色真美。”杨黑衣人背过身去,面对着缓缓而下的河流,“好久没见了,姓张的。”
“嗯,好久不见。”
月亮好像突然亮了好几分,河流波动得闪眼。
“你就没有什么事情想和小爷说吗?”
杨某人反身突然冲过来,“小爷我好想你!”
一言不和就打了起来,掌柜退隐这么久也是手痒,刚脱了少年稚气,内里的热气可是压制不住的,他自然也不扭捏。
“张兄……我是看不出来,这种淡得没味的日子你怎么过得下去?”
“闲中自有闲滋味。”掌柜对着他笑笑。
“对对对,你最近笑的都多了。”
“嗯。”
“你就没什么想对我说的吗?这么久没见了。”
“那我们算算你还有多少钱没还?”
“哎呦!我的腰又疼了……”
3
掌柜的今天特地接待了一个人,看起来像个大客户,可他总是用奇怪的眼神看着我,我哪里惹到他了吗?小伙计端着托盘一脸疑惑。
“真不打算回来了?就这么平平淡淡过一辈子?”
“哪天你想喝酒,我就等你来。”掌柜举起酒杯,没有回答他的问题。
随机掌柜又补上一句,“喝了吧,若你身上还背着刀剑,无要事相谈就不用再见了。”
“你这么绝情?”
掌柜定定地看着他,对着他的眼睛说:“想开了一些事,就不想再去冒险。”
杨某人没在纠缠这个话题,一饮而尽,拿起桌子上的剑就走。
掌柜手里又倒了一杯酒,看着旧时好友走出门淹没在人群的繁华里……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