兔白禾

虚无远寂,回归?

#我的男朋友是个大屁眼子#
人设来源三年前老坑,算作新年番外,花式ooc
    一位高挑的女人快步走出大楼门口,怀里夹杂着各种文件,表情肃穆像是去赶什么会议。
    “白茉,等……等一下!”
    白茉深吸一口气,很不耐烦地回头道:“有事吗?”
    她的秀眉中间拱起了小“山丘”,低头一看是我便用手抹了抹自己的上眼眶。
    “你又来干嘛?”
    我弯着腰喘了一会儿,“你走得太快了,我跟不上你。”
    “我找你有事,想做个采访。”
    “说吧。”
——
    “禾单令我讨厌的地方?”
    白茉挑了挑眉,“呵,那可多着呢。”她把右手搭在脖子上,活动了一下脑袋,僵硬的脖子“嘎吱”地扭出了声。
    “你看得出的,我是一个很忙的人,长时间坐着让我得了一点脊椎病。关于禾单的问题有几点,我简单说一下吧。”
    她顿了顿。
    “第一,他有一个前任,而且对那个前任有很浓的执念。我想如果不是因为他的前任死了,根本轮不到我。我很不能理解的是,他总是喜欢用前任来和我做比较。难道男生不知道女生很讨厌这一点吗?你深情可以,但是不要把上一任的感情影响到这一任不行吗?”
    白茉讲到这里的时候整个人气压都低了下来。
    “第二,禾单对每个像前任的女生都特别好。”白茉叹了口气,“我知道白月光朱砂痣,但是你感情泛滥很中央空调的。”
    白茉看了看我,充满怨念地说:“这些都拜你所赐。”

    孔未央用手无意识地摩擦着茶杯的周围,“金戈吗……”
    孔未央微笑了一下。
    她说:“我们没什么不好的,我们很享受这样的关 系,两个人静静的坐在一起。”
    “只是……他话太少了。甚至于不理我。”
    “或者说,他就是不想理我?”孔未央的情绪突然激动起来。“他的冷淡总是让我不知所措,总是让我反思自己的问题……”
    我突然有点心疼她。
    “孔未央同学你可以放心,金戈是真的不喜欢说话。但是换了其他人的话,男生给你冷暴力的时候就是想等你提分手了……”
    孔未央听到“分手”两个字就慌了,“求求你,不要让我一个人。我本来就活……”
    我立马用手捂住了她的嘴,“放心,不要剧透。番外一定给你发糖。”

    娓语很是义愤填膺,如果不是我按着她,她下一秒就要冲到简艾伦面前爆发她。
    “你冷静冷静。”
    “一提到这个我就来气。他真的嘴太欠了。”
    “慢点说慢点说。”我给她递茶。
    “你知道吗,他真的很欠打。我们两个是异地恋,所以有时候我会给他寄照片。每一张照片我都是很认真地拍,就好像我们能面对面一样。”
    “有一次我和他说,你不是看多了我短头发嘛,要不要看看我长头发的样子?”
    “一开始我都很开心地等着他夸我,结果他说‘你这个表情,和吃了屎一样’。”
    我小心翼翼地问:“那你对他做了什么?”
    “我想把他打得半身不遂。”娓语的手指被掰出了声音。

    嫣婉疲惫的双眼看得我心里发毛。
    她说:“我不喜欢不尊重我的人。太强的控制欲让我透不过气,在他面前我没有一点个人空间。”
    “具体是哪些?”
    “他喜欢制约我,喜欢管我什么出门,去见谁……我知道他是担心我,但是他管得太严了。你知道吗,他最近还会不顾我反对动我东西,监视我的行为。”
    “两个人互相关心没错,可是也要有个度吧?我不知道怎么拒绝他……”
    令人出乎意外的是,嫣婉说着说着哭了。我没办法,只能结束了这个问题,给了她一个肩膀。
    “当断则断嫣婉,我会让你离开他的。”

    “哎?黛安娜,你不是没有对象吗?”
    “你闭嘴,没有对象就不能回答问题了?”
    黛安娜勾勾唇角,缓缓说道:“不管是男是女,可能最讨厌的也就两点。”
    我眼睛一亮,“您说您说。”
    “一个是出轨,尤其是打着寻找真爱的理由出轨。这种人真的恶心死了,求他们放过真爱吧,真爱这两个字都要被人渣糟蹋了。”
    “另外一个呢?”
    “说谎,不管是处于什么理由,说谎成性的人都太恶心了。”
    黛安娜盯着我看了好一会,“所以作者你会不会给我安排对象啊?”
    我尴尬地笑了,因为我不能告诉她我给她安排了一个表面对象的事情,会死的。
 

#这个问题的错误回答#
    安井然抱着我转起了圈圈,“哇你好矮!好小一只!”
    “你可以把我放下来了吗?”我无语地看着她。
    “我很满意诺百暮!”我仿佛能从句话里听出三个感叹号,恋爱中的少女真可怕。
    “他超级会说话!”
    “我本来都生气了的,我就会敲着他的脑袋问他,‘你脑子里在想什么啊’?”
    “他就会说,‘在想你啊’。”
    “而且声音超级苏的!他还会疯狂夸我!”
    同志们,我没有听安井然说完话。身为一个单身狗,应该做什么?为何我的手里多了火把和汽油呢?

  
    “悠冰大人,可以了吗?”我蹲下来抬头仰望着悠冰。
     悠冰盘着手露出了满意的微笑,“很好,我希望  这个故事里所有的人都不能比我高。”
    我心里诽谤着,别吧,你是这里面最矮的。可我还是很狗腿地给她捶腿,“所以你的答案是?”
    悠冰点点头,开始用手绕头发玩。
    “你觉得我需要男人?有什么看不顺眼的人直接让祁连把他杀了就行了。”
    “是是是,女王大人威武。”切,不就是祁连宠你。
    悠冰突然瞪大了眼睛,绕着头发的手指突然拉紧了。
    “不过,我很看不惯那个莫涵,让他第三集死掉吧。”
    我翻了个白眼,是问错人了。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