兔白禾

虚无远寂,回归?

烟鸟

意识流贼帅的!!!

李卫国:

 


女人叼着口中的香烟,她丰满的红唇缝隙间恰到好处地可以瞥见珍珠般光泽的牙齿。被唾液盈润着。夕阳的光打在她的侧脸上,长而黑翘的睫毛在眼角投下一抹斜影,像收敛的蝶翼,但看久了就会变成悬崖边掉落的人留下的一道抓痕。我看着她,看她莹润的牙齿被吐出的烟雾淹没——然后那烟雾在半空中凝成了一只鸟的形状。


我是在一条傍晚的红灯街里见证了这个奇异景象的。


 


红灯街里遗落着我失去的事物。我孑然一身的来了,风尘仆仆,在太阳将落未落、黑暗蠢蠢欲动而光明奄奄一息之际,一切事物都处于混沌的边界,我找到了我想要的那个整条街最美的妓女,让她领着我回她的屋子。我们会度过一个共同慰藉的夜晚,这间包容一切污秽的屋子能够抵御住外界的所有侵袭——不论是狂风、暴雨亦或是雪雹——将我们护得很周全。一个安全的夜晚。我的急迫似乎加速了夕阳的陨落。妓女静静地抽一根香烟,她大红色的口红在黄色烟嘴上面留下了模糊的唇印,让我也有些口干舌燥起来,感觉舌根底下分泌出了粘稠的唾液。我想抽烟。尽管过去的短暂人生里我从未抽过烟。


她身旁围绕着冷水般模糊而又混沌的光块,这一切使得她看起来像是被淹没了一样。我的心底在一瞬间突然无比期盼她立刻溺毙,在我面前、在安全的屋子里、在这一室虚无中痛苦地挣扎着死去,并且通过在临死前向我伸出毫无用处的求救手势来证明我的不安与报复。这想法中蕴含着的巨大的卑劣瞬间便将我击败了。就像一只拳头砸中我的头,我眼眶青紫,为自己感到难堪;而就在这片刻间,妓女唇边飘溢出的烟雾化作了一只鸟儿——这只鸟儿拯救了我,使我能够暂时从泥潭里面脱身,忘却自己的卑劣与自惩,转而将注意力投入到另一个事物之上。我像将死之人抓住最后一根稻草一样,全神贯注地看着那只烟鸟。


不得不说,那真的是一只优雅的鸟。它身上有着所有鸟类身上可以展现的美感,并且丝毫不让人觉得突兀:线条流畅的、纤细而优雅的脖颈,修长而笔直的、枝桠般的脚,纤长而坚硬的、色泽鲜艳的鸟喙,冷漠而精致的、细长的眼睛,还有那一身珍珠般光泽的羽毛,就像是将妓女的齿釉给剥下皮来削成羽状披在了自己的身上。我看着那只烟鸟,与此同时、时间就仿佛静止了一样。那些冷寂的光、沉底的空气、流动沉默的云,还有孜孜不倦的生命,统统停止下来。我抬起头看着那只羽鸟,一瞬间感觉它像是妓女出窍的灵魂。我为这个想法而感到难过,因为妓女的身体尽管美丽却藏污纳垢,就像这间屋子一样,但她的灵魂看起来却如此的高洁美丽——甚至它还是一只鸟,生有羽翅。我为这感到痛苦和难过,为自己任何细微的幸福而感到羞愧,甚至想要毁掉妓女小姐的美貌了。但我没有。我看着那只半空中漂浮着的羽鸟,虽然我并没有和其他事物一起被时间静止,但我实际上却和静止了没什么两样,就仿佛是一个被时间侥幸放过了的死人般。我用卑劣的同情注视着那只鸟,它的美丽完全不为我所动。它流动着,烟雾缭绕,缱绻而又迷人,让人完全无法想到那烟雾里面饱含着能够令人肺叶枯萎的尼古丁,只觉得它自高山而来,枝桠般的脚踩着溪流之间的落花,游荡下山。我注视了它片刻,终于被它的美丽所折服,败下阵来。我说,好吧,好吧,你来到这世间,是为了什么而来、又要为了什么而去呢?


但那只烟鸟并不理我。它只是用它那冷漠而又美丽的眼神,沉默而鲜活地注视着我。我又一次败下阵来,说道:“好吧,好吧,那你想要什么呢?你究竟想要什么呢?”说这话时,我不敢直视它的眼睛。我有多么的喜欢它,就有多么的留恋这个停止的世间,同时也就有多么的痛苦。我每说出一个字来,都感觉自己的内心被烧烤钳给狠狠夹住了,同时扭动,拧出一滴滴混杂着恶毒汁水的鲜血来。


烟鸟沉默不动地注视着我,那眼光过于深远,以至于甚至有点像是悲哀。我终于啜泣出声,却为了不惊扰它的美丽而竭力压制着。我感觉自己此行快要结束了,被淹没在夕阳余晖当中的红灯街对我来说已经不复意义,就连此时此刻依然叼着烟的静止的妓女的身躯也已经不重要了。这具肉体经历了太多的世间与苦难,空壳里面灌满了铅,藏污纳垢,已经脱离它的灵魂了。灵与肉分别,烟鸟用那审视般的目光,美丽而又沉默地看着我。我的泪水浸泡眼眶,我对着被我遗落已久的东西说:“我答应你,我答应你。”


我抬起手来。烟鸟垂首,修长、洁白而柔软的脖颈弯下,那颗小巧的头颅低垂下来,像是引颈受戮一般。它进到我的怀里,服从了最后的归宿,羽毛末梢闪烁的微光幻化出千般世界,其中蕴含了亿万的极乐之景。


静待死刑。


我的泪水如海,抱住它,朝着外面走去。天空正变换着色彩,夕阳迅速陨落,像是一颗巨大的赤红流星,而顶替他的是姣姣明月与漫天星辰。那是诸神之枪在夜幕上射击出的窿洞!凄凉的下弦月,以一种极端的弧度、在遥远的天际嘲笑着我。满天星辰一同发笑,带动出了隆隆的震耳响声。我即将哭泣。大地仿佛都在震颤,我抱着烟鸟,朝向天际、一步步地离开。烟鸟憩息在我的怀中,并不发出响声,也并不动作。它的羽毛被夜风轻轻吹拂,那是一种微小而柔软的颤动。我抱紧它,五指张开,骨节狰狞而泛白,深陷入它柔软的羽毛之间;但我并没有抓到实体。我抓到的只是一捧烟。我几乎就要哽咽出声了。路越走越远,在很高的地方、远高过了奔泻的云流和落日,穹顶是一片深蓝的漆黑,那颗巨大的赤色流星坠在天边,戏耍诱引着世间。我啜泣了,终于忍不住哽咽出声。我的泪水顺着脸颊滑到下巴颏,颜色清澈,我用它来亲吻了烟鸟的额顶。烟鸟敛目接受。泪水穿透尼古丁萦绕的身躯坠向大地。我抱着它,将它递向落日的方向,泣泪说道:“别了,别了。你这世间的一切美丽事物,你这世间。”


话音消融在平流层稀薄的空气中。我松开双手。那只烟鸟展开无力的双翼坠落下去,洁白的羽毛和美一同坠落下去,消失不见。


 


 


 


【完】


2018年2月6日22:54:56


一改



评论

热度(9)

  1. 兔白禾李卫国 转载了此文字
    意识流贼帅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