兔白禾

虚无远寂,回归?

王国与信仰

 Chapter 2

         红色的衣裙轻摆,发出“索索”的摩擦声,悠冰坐在这座椅上,倾身用手撑住额头,微微皱起的眉头像是在纠结什么问题。她凝视着眼前跳跃的烛火,另一只手放在裙上不自觉地抓紧。

   “祁连……”发出低吟。

  ----------神展开------

   “彭”剧烈的撞击声,箱匣的人用力的甩到角落里,箱匣里的东西也被撞得散落一地。

   不详的颜色,在这个有着浓郁宗教色彩的国度里代表着异类还有排斥。每个人见到她无不是恐惧和憎恶,每个人都想她死,但都在畏惧她。

   包括她母亲。

   “怪物,你这个大怪物!”母亲歇斯底里地怒吼,眼神里都是鄙夷和愤怒。

   愤怒吗?当然,她害得母亲被排挤出利益中心。

   孩子们也以此为乐,他们向所谓的黑暗扔石头,却不敢靠近她一步。

   “滚出昂利维尔王国!” 他们叫嚣着,像是在迎接欢庆的时刻。

        这一切只是因为一个预言:黑色的怪物,泯灭人性,背弃伦理,它将带来黑暗!黑暗会笼罩在城市上空,吞噬一切,昂利维尔将灭亡。

  ------

  悠冰默默捡起掉落的衣物并塞回箱匣里,用骇人的眼神看着他们,看着那些赶她走的人。

  奕•昂利维尔被看得心里发毛,这位父亲从他的座椅上站起身来,他说的不是挽救。“瞪什么瞪,该死的怪物!快走!”

悠冰没有反击,她看了亲人们最后一眼。

       再不甘又有什么用?她有一头预言中所说的黑发,从出生那一刻起就与周围人的信仰相悖,与他人的利益相悖,与整个王国相悖。被王国抛弃的君主,在那眼神里,与预言中一样消失人性,背弃伦理。
       而她的父王,以成功驱逐她为荣,无知的人民拥护他,赞颂他的行为。没有人站出来谴责这没有人性的行为,在他们腐朽的思想里只有神的预言是唯一高尚的东西。似乎所有的人都忘了怪物只是个无辜的孩子。 

--------

        偏远城镇里,大街上传遍了“怪物消失”的消息。每个人都在谈论这件事,神飞色舞地夸赞着让怪物消失的大人物——悠冰的父亲奕•昂利维尔。

       人们举杯欢庆,荧黄色的酒酿在碰撞时在杯子里荡漾……那时的场面,令人心寒。

       后来的某天,祁连撞破了她的秘密,金色的发套下是黑色的怪物。

       悠冰突然想起那些恶毒的话语,她悄悄地将手伸向后背,那里有一把小刀,她想在对方还在惊讶的时候下手。

       “杀了他,杀了他就没有人知道这个秘密了。”悠冰对自己说。

        但是出手有点犹豫,这是她第一次威胁他人生命,面对之前的那些人她总是沉默的。

       “你的头发是黑色的,好特别!”不似往常的厌恶,而是羡慕。

       悠冰看着这个陌生人将手放在心脏上,俯身:“以生命起誓,请让我成为您忠实的随从……”

       她并不需要一个人堂而皇之地怜悯她,站在道德的制高点上的俯视,只会让她心生厌恶。祁连以仰视的眼光看待她,受宠若惊,但悠冰不会这么轻易相信他。谁知道这不是一场骗局,在她放下防备的时候突然一击,把她交给道德的法庭,处以火刑。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