兔白禾

虚无远寂,回归?

王国与信仰

Chapter 3

       祁连在知道悠冰的真实身份时,脸上并没有什么惊讶。
      “我的信仰配得上如此的身份”,祁连有些自豪,“跟何况你才是信仰,你的身份又不是。”
------
       祁连帮悠冰掩护身份,被镇长发现。
       长而锋利的铁矛指着祁连的喉咙,祁连站在悠冰前面,将手平摊直视镇长的眼睛。
       “孩子,我可是看着你长大的,我知道你一定是被这个怪物威胁的对不对?快让开,让我杀了这个怪物。”
       “不,悠冰不是怪物!您有您的信仰,我尊敬您,但是请您也尊敬我的信仰!”
       “黑色的怪物,你到底做了什么让他是非不分!祁,你醒一醒,她是灭国的怪物!”镇长的眼神里都是愤怒和惋惜。
       悠冰从祁连的身后走出来,“让开!”命令式的口气让祁连不得不照办。
       镇长刚刚还信誓旦旦的说要杀了她,结果在看到她的时候就泄了气,像是遇到了什么可怕的东西。
       之前可怕的不是她,是不仅愚昧而且复杂的人心。
--------
       这样的事情遇到过不止一次,祁连也越来越的得心应手。
       他开始为悠冰建立势力,想尽一切办法用宗教的形式笼络人心,终于在十年的时间内潜移默化的让人接受了悠冰的身份。
       不过也仅仅是接受而已,这已经算是尽心尽力了。
       “为什么?”这个问题一遍又一遍的被提起,在他挺身而出时,在他四处游说时,在他一直陪伴时……
       悠冰不相信他,不敢相信他。她害怕这是一场幻梦,终有醒过来的一天。
--------
      “昂利维尔的议会议员都是一群吸血虫!”从悠冰上任开始议会就一直在抗议她的所有政策,而且国王的权力完完全全的被议会架空。
之前的国王奕•昂利维尔与议会狼狈为奸,共同蚕食昂利维尔的油水。此时的昂利维尔仅仅只是剩下一个王国的名头,还有国库的空壳。
      如今他们故伎重演,希望在悠冰的身上继续互相利用。
      “陛下,需要我做些什么吗?”
      悠冰沉默了良久,她最终还是说了。
      于是议员们都收到了警告——尤其是出头起哄者,被冠以子虚乌有的名头彻底消失。这消失的原因,两方心知肚明。政局偏转,议会不理朝政,对悠冰的做法睁只眼闭只眼。
      当然,议会不是吃素的,自然不会真正沉默。昂利维尔的国度一时间风声四起,每个捂着嘴交谈的人互相传递着一个灭国的秘密。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