兔白禾

虚无远寂,回归?

王国与信仰

Chapter 4
       她又一次地站在城墙上,冷眼看着城下的人,随即又闭上眼听着“烈烈”的风声,就像那时她刚推翻她父亲的王朝时做的那样。
       然而一切都变了,她再一次成为被王国抛弃的人。国民在不知不觉间被洗脑,有人与邻国勾结企图吞并然后从中得利。
       在悠冰的印象中能这么做的就只有一个人——祁连。
       呵,好不容易建立起的信任感在一瞬间崩塌,看着这个熟悉的人,悠冰的感觉很复杂,她不知道该怎么办。
       可她还是开口了,“这就是你所说的时刻?吞噬整个昂利维尔,当作你信仰的时刻?”
       她质问得多么苍白,准确的来说,整个昂利维尔本该就是他的,这是祁连奔波许久的战利品。
       祁连显得十分为难,这样的表情让悠冰想要抓狂,“要下手就快下,还装什么仁义道德!”
       祁连像是下了很大的决定般,叹了口气,亮出那把闪着寒光的刀。
       “你最好快一点,我可不想体会死亡的痛苦。”
       “是的……”
       咬牙切齿的不情愿?到现在还想虚伪地演下去吗?悠冰有些恍惚,为什么她之前就从未看出来呢?肩上一阵剧痛,悠冰随即就没了知觉。所以她很本听不到祁连最后的几句告别:
       “对不起,我的信仰……我想我没有办法再继续成为你的随从,跟随您的脚步。没错,这确是我想要的时刻,但不是要拥有任何……
        “因为……我早已找到自己需要的东西了我的信仰……
        “我的时刻,一个为信仰牺牲一切的时刻,我曾以为那是陪你一起拥有一切,牺牲余生,看开现在是没有那个可能了……”
---------
        等她醒过来的时候,她已经在一个陌生地域。没有杀她,这算是看在这么多年的情谊上吗?
        人烟稀少的边陲小镇里,空置许久的老屋迎来了它的女主人。
        这位曾经的一国之主逐渐熟悉了这样的生活,投入新的生活中。过去?和她已经没有关系。
        收音机里传来断断续续的声音,“今日昂利维尔迎来了伟大的时刻……多喏里国(邻国)与议会协商决定废除古制度……废除昂利维尔十五世这个暴君(悠冰•昂利维尔)……”
  还真是灭国呢,昂利维尔彻底衰败,但是悠冰一点也不担心这件事。悠冰停下手中的事,听收音机中的男声发呆。心里像是还隐隐期待,不知道新的君主和当初与议会邻国勾结的人会不会是他呢?
  “其野党顽固不灵,企图反叛……最终其野党头领祁连•里斯特被擒伏……当众处决……”
  那人的声音明显有些颤抖,是因为欣喜。悠冰再也听不下去了,她闭上眼,做深呼吸。她仿佛又看见老镇长的长矛顶在身前那人的喉咙上,仿佛又看见他用脆弱的背部挡住所有不友好的攻击,仿佛又看见他四处为自己洗脱罪名后疲倦的背影... ...
      记忆停留在开始的时候, 他将手放在心脏上俯身:“以生命起誓,请让我成为您忠实的随从……”
      还有宣誓的最后一句,“永远追随您的指引!”只是再也想不起你的脸。
       悠冰这才发现,她一点也不关心昂里维尔的毁灭,因为她的王国早在那个人让她离开的的时候就破灭了。
       她没有形象地嚎哭“祁连……你这个大骗子,还说要守着你的信仰,最后还不是……”她说不下去了。
—————————————END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