兔白禾

虚无远寂,回归?

小二的老白

允长安,允你长安。
今天早上起来时候,乍冷的空气让人有些头痛。终于有些秋天的气息了,起风了。
不管是深绿还是浅绿,风从来都不会选择叶子。它们摇弋着,被蹂躏成各种不同的形状。头发也是,有几根挡住了视线,看路也盖上暗暗的影子。
刚刚出笼的早点冒着热气,颇有些烫手。怕是身上衣服太单薄,遮不住寒气起劲地钻,手脚也冰凉了。
要按时吃药的,不然深夜就会觉得喉咙里有一只毛茸茸的手在挠,有什么东西梗在气管里,非要大咳几声。好似要把整个肚子里的东西都吐出来一般。
呐呐,也没什么好嘱咐的了,别总是不按时吃饭,晚上还熬夜。你的胃可受不了空荡荡的感觉,别到时候胃疼来后悔。
真不知道是不是欠你的,不过就这么互相欠着也挺好。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