兔白禾

虚无远寂,回归?

沈思

chapter1
    沈三对于赵思来说,就像是现实生活中的一场梦。
在灰沉沉的孤独生活里,沈三就是赵思身边的一抹亮色。她总是痴痴地偷看沈三,不知不觉间却也养成了习惯。
    沈三今天穿了一件灰白条纹的衬衫,领子被很随意地外翻出来,领口也不知是不是特意,少扣了两颗扣子,外敞出里面纯棉的白色里衣。
    赵思意识到自己的眼神不能再往内探寻,连忙把眼神从领口那移开,看向他专注写的字。可以从这个角度并不能看清楚到底写了些什么,只能看到紧贴在纸张上因用力而发白的手,还有频繁晃动的笔杆,还有专注的神情。
    认真起来的人最是好看,沈三侧低着头,在教室的顶灯下,赵思能清楚地看到他脸部的线条,从耳垂旁边下延伸的线条到下巴勾出一个完美的弧度。像是接受到了什么信号一般,沈三突然抬起头来,迷茫的向四周一扫视,然后身子一转望向教室背后的时钟。
    也是一瞬间,赵思用最快的速度把黏在沈三身上的眼睛抓回来,放在写着天文的数学书上,还假装念叨题目。她惊觉自己已经成为了一个偷窥狂,又像是胆小的飞蛾,对火光蠢蠢欲动却惶恐化为飞灰。
    赵思回家后一直心魂不定,就连写作业脑子里也总有沈三的影子。
   “我到底是怎么了?”赵思揉揉自己的太阳穴,想让自己静下心来。
   “啪嗒”一声响,赵思吓了一跳,她收收神一看,是一只强劲有力的手按在数学书上。赵思顺着向上看,是墨绿色的针织毛衣,用的毛线一看就是很舒服的那种,让人有用脸抱着蹭的冲动。不过蹭是不可能的了,当赵思看清是谁的时候整个人都呆住了。
   “沈三……”赵思整个人呆滞成了石像,一时间不知道该用什么表情。
    沈三看了眼赵思的呆样,低头去翻数学书,微不可察地笑了笑,他说:“赵思同学,我知道我长得不错,但你也不要这么入迷吧?”
    沈三把书翻到今天老师讲的那一面,歪着头看了看赵思在书上写的笔记,“你上课是在做梦吗?”
    “啊!”赵思晃了晃脑袋,从沈三手下抢回了数学书。
    赵思的眼睛在课本上扫视着,看到自己潦草的字迹,囧得想立刻在地上挖个洞把自己的头塞进土里。
    “咳咳。”沈三清了清嗓子,弯下腰,用手拎起沈三桌上的笔,在公式的地方圈了几下。“你看,其实这一节课学下来都是这个公式的变形……”
    赵思看着沈三又开始没什么心思了,沈三发觉后用笔敲了敲课本。
    “认真点,你看这些公式都是可以互相替换的……”
    有沈三这样好的朋友,真的是很幸福的一件事啊,赵思是这样想着。因为两个人之间的差距,沈三对于赵思,就像是一场梦。
chapter2
    沈三和赵思就像是截然不同的两个人,一个内敛卑微,一个阳光向上。
    赵思不敢和别人交流,生怕自己会碰到别人的逆鳞,说话声音和蚊子一样。下课了也只是静静地趴在自己的位子上,装成很困的样子,因为这样做就不会有人来找她聊天。但她又很希望能融进这个集体,可是女孩子们聚在一起的话题她压根插不进嘴。在用自己的臂弯围起的小天地里,她悄悄地抬起半个头,转着自己的眼睛观察着周围的人。
    同一年龄的女生聊的东西很杂,从早餐到爱豆再到老师,生活里的一件小事都能被反复提出来举例子,像牛的反刍,偏偏还真就是乐此不彼。赵思会偷听她们的聊天,心里也暗暗回复着她们的话,就好像她也在聊天一样,不过她是不敢出声的那种。
    沈三,是小圈子里被提到的最多的异性名字。赵思能从每个人不同的形容里勾勒出一个阳光的少年形象了,他有着高挑的个子,喜欢穿卫衣,会打篮球,打游戏也很厉害……
    “我真的好喜欢沈三啊……”
    “沈三真的好优秀啊。”
    此类的话也可以从不同女生的嘴里偷偷蹦出来,赵思对沈三的名字更加敏感,每每听到这种感叹,她也会在心里回一句:
   “我也是。”
    但是随即跟着这句喟叹,都是另外一个女生的冷水。“得了吧,人家会理你?”
    赵思听到这里也会微微勾起她的嘴角,颇为自豪地暗自回答,“他还是我的朋友呢。”
    成为沈三的朋友,是赵思有生以来最自豪的事情。
    在这天睡前的洗漱时间,赵思突然停下了洗脸的手,对着镜子一字一句地说:
    “沈三是我的朋友,我只是想和他当朋友。”
    只是这样吗?有一个声音在问她。
    “当然啊,我们是最好的朋友。”赵思看着镜子中的自己,绽放出一个更大的笑容。
    除了这天赵思失眠之外,一切都很完美。
chapter.3
    人的贪婪心,到底有多大呢?明明一开始赵思只是想要一个朋友而已。
对啊,开始的时候……等等,沈三是我的朋友?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这份贪心又将怎么结束呢?赵思狂躁地揉了揉自己的头发,心里烦躁了起来。
    “赵思,你给我回来!”妈妈的粗嗓子叫唤着失神的赵思。
    “干嘛?”走出家门的赵思猛地回头,大声吼了了一声。胆小的她从未发出过这么大的声音,赵思妈妈似是被她突然的爆发吓到了,她的眉头瞬间扭在了一起。
赵思很快缓过来,有些胆怯着等待着母亲的反应。“妈,对不起……”
   “你这孩子最近怎么了,魂不守舍的,你早饭还没吃呢。”赵思妈妈的气很快就消了,她舍不得对着一张写满委屈的脸发脾气。
    赵思母亲把早餐塞进赵思书包里。
   “来不及了,走快点去学校吃。今天可能会下雨,伞放在你书包的小口袋里……”
    母亲又开始絮絮叨叨,赵思自然是点头奉承着。
   “行了快走吧。”
    赵思脚底一抹油,飞快离了家门。不过去学校的路上,沈三这两个字密密麻麻地布满了她整个脑袋,一个叠着一个,最后变成了浑浊的黑色。
    赵思所在的a市遇到了大幅度的降温,来自西北的冷风很爽利地唱响了a市的冷风交响曲的第一个音符。赵思忘了书包里的早餐,早上衣服又穿少了,很快就着了凉。第一个响应冷风交响曲的器官,是赵思的胃。
赵思的胃一向不好,她很快就被打趴在桌子上。轻微的耳鸣让周围的声音一下子都静了下来,她的五官不自觉地扭在一起,惨白的脸上出现了一道道汗痕迹。一阵又一阵的抽痛,一次比一次更大。
    头晕的人,晕的那一瞬间是没有记忆的,赵思只知道自己醒过来的时候自己刚被人搀扶着起来做回椅子上。
    把赵思搀起来的是赵思的同桌,一个和赵思没什么交际,在小圈子里也提到过沈三的女生。
    赵思自嘲地笑笑,赵思啊赵思,都这个时候了还想着沈三呢。
    “谢谢你……”
    “行了行了,别老是这么客气。”同桌挥挥手,“我不想听你说谢谢。”
    “啊……”赵思被堵得不知道说什么。
    “赵思你怎么突然晕了?你刚刚摔下去都吓死我了。”前桌也回头关心她。
    “还有,你不要这么客气啊,我又不是狮子,每次和你聊天你都怕得要缩起来一样……”
    “赵思……”
    听着这些来自同龄人关怀的话,赵思心里忽然涌起一股奇异的感觉。
   “我刚刚是胃病犯了,我没吃早饭。啊!”赵思想起了被她忘在书包里的早餐,立马去翻。“我,我差点忘了……”
   “噗嗤,赵思你怎么这么傻啊。”同桌揉了揉她的头,给她一个保温杯,“诺,我保温杯里还有点热水,你还能用它来暖暖肚子。”
    “谢谢……”
    “都说了不要说谢谢了,这么见外,我们是同学嘛!”
    “同学。”赵思无声地重复了一遍,她对上同桌的眼神,对她笑了起来。
    “你笑起来好呆啊。”同桌说。
chapter.4 真相
    “你今天早上怎么了?”沈三在回家路上问赵思。
     赵思僵硬地扭了扭头,“没事,胃病犯了。”
    “那你现在怎么了?”沈三大跨几步走到她面前,拦住她的去路。
    赵思停下了脚步,她整个人被笼罩在沈三的身影下,低着头一言不发。若是往常,她可能还会笑着和沈三聊起今天发生的事,把一天憋下来的花都说出来。可是现在,赵思的心乱成了麻,她对沈三也冷淡了许多。
    “我不知道。”赵思的眼睛湿了,她抬起头回应沈三的眼神。
    沈三的脸冷了下来,“你不需要我了?”
    “可能吧……”赵思撇撇嘴,扭过头没有看他。
忍住,赵思,你不能说。即使心里有一万句话想说,即使现在她想抱着沈三大哭一场,即使她想说,我不仅仅是需要你……
    “好的。”赵思听到沈三说了这两个字就走了。
她想拖着自己的身体去追,可她仿佛被点了穴,现在原地一动不动。冷风交响曲中,赵思轻声呜咽着符合着冷风。
——
    那天之后,赵思和同桌陈夕瑶的关系好了起来。
    赵思和陈夕瑶提起了沈三。自那天后沈三就再也没有和赵思有联系了。
    可是陈夕瑶说:“沈三?我们班上没有叫沈三的啊。”
    陈夕瑶看赵思一脸疑惑,她接着说:“不过说到姓沈的,你是说沈逸晖吗?”
    “沈逸晖?”
    “对啊,就那个。”
    顺着陈夕瑶的手指的方向,赵思看到一张陌生的脸。
    赵思似乎想起了一些细节,沈三从来没有在学校里和她打过招呼,她也没有和沈三有过肢体接触……
    赵思慌了,她手忙脚乱地从书包里翻出数学书,上面只有自己的字迹。
——
    沈三对于赵思,是一场过度渴望的梦。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