兔白禾

虚无远寂,回归?

王国与信仰[BG]

为什么要做这些?我在等待一个时刻。
Chapter 1
       深灰色的石头被人工磨去棱角,却依旧坚韧,隐隐看出一些仅仅属于石头的顽固,被强制性地累积起来,搭建出上位者的荣耀和优越感。
此时我们的上位者正站在城墙这制高点上,身体笔直的立在那,垂眸着城墙下她曾经的所谓家人。
      “悠冰!你不配被称为昂利维尔,你这个败类!”城墙下被挟持的人褪下他的华丽礼服,穿着专属于囚犯的灰色粗布,他失去了往日的傲慢和轻视一切的风度,拼命挣扎着,嘶哑的嗓子不断叫喊着。
围观的群众窃窃私语,像一个大雀巢,杂乱的声音令人烦躁。
       愚蠢至极,谁还会稀罕一个落败的家族名字,这简直是屈辱!悠冰冷冷轻哼一声,转身悠悠下城楼。
       那个人还在叫骂着,失去了最后一丝风度:“你就是这样来回报你的家人的吗!你这个厚颜无耻,没有人性的怪物!”
       听到这句话的悠冰身形一滞,脸色也变得阴沉。
       北边的大钟突然响起来,沉重而悠长,每一声都在空气中颤抖着扩散。连响了十下才停止的钟声盖过了男子的叫喊,也盖过了万千旁观群众的议论声,气氛突然就变得肃穆起来。
而此时另外一人出现在悠冰身旁,微微弯腰表示尊敬。“恭贺您等到这一天!”他的面上满是喜悦。
       “说吧,你到底为什么要帮助我?”
       “和当初一样,女王陛下。因为你是信仰,为了一个时刻!”
         悠冰深吸一口气,“你还是用这个原因搪塞我。到底为了什么时刻?我希望你最好说出来!”
男子面露难色。
       “我该如何信任你”,悠冰看着他的脸,语气里都是笃定,“不过如果你想要的是这个位子,那么祁连你死心吧!”
       “不……请您相信我的衷心……”祁连将手放在心脏的位置想要再说什么,然而悠冰没有给他继续的机会。
---------------------------
       刽子手斩断了囚犯的怒斥,也斩断了昂利维尔家族的最大的权利者。
江山易主,昂利维尔三世--悠冰,成为最新的统治者,在那顶沉重的皇冠在被顶在头上的时候。
---------------------------
       这个问题她到底问了多少遍?从一开始就存在了,这个疑问一直困扰着她,深深的怀疑在时间的推移下变得越发严重。

评论